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啪啪响的博客

福建泉州师院附小08级1班网上的家。

 
 
 

日志

 
 

别来无恙  

2009-04-07 22:57: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经过九一路口,发现曾经熟稔的晓风书屋(尽管它早已更名为风雅颂书局)竟然搬迁了。依稀记得某日上班时见到门口贴着的公告,提示即将搬迁,可是真的看到曾经被书塞得满满的地方如今变成花哨的服装店时,心里还是有一种愕然的痛楚。

忽然,心里涌起那句话:别来无恙。

上周有幸参加了市送教下乡的活动,在一个叫达埔的乡镇,为一群二年(2)班的孩子上了一堂课。车子从泉三高速路上经过,路过人家的农田,恰逢春耕,看到劳作的农民,有一种宁静的舒适。在疾驰的车上,我透过窗户,看到满山的矮树丛,顶着一朵朵硕大的白花。我不由惊呼:这是什么花?快把车窗摇下来,让我闻闻它的香吧!朋友的眼睛连抬都不抬:“那不是花,是塑料袋裹住了早熟的枇杷。”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抹杀了我心里突然涌起的欣喜。我和他们一起,大笑了自己的无知,有一点黯然,却也有一种很是彻底放松的感觉。

到了学校,和那群淳朴的孩子一起,上得很开心。在课上,我又忘形地手舞足蹈了起来,完全没顾及教室里那一百多人听课者的眼光,那时的我,有一种无邪的快乐。

吃过午饭,1点过后,学校里早已是人潮涌动。乡下的孩子早早到了学校,不少孩子手执扫把畚斗,在各个角落打扫。春日的暖阳不偏不倚地透过稀疏的枝,撒在孩子们的身上,顿时扫除了我的困倦,有一种愉快的安静在蔓延。

忽然遇到一校友,依稀记得模样,却已叫不出姓甚名啥。互相对笑,竟然张口是那句:别来无恙。

一时间,许多不曾被遗忘的东西汩汩地从心底的泉眼里渗出来,带着我对旧日校园的眷恋,对那年那月那人的许多怀想。

——我那青葱的校园岁月啊,别来无恙!

 

而今我踯躅在曾经的书店门口,不敢迈步踏入这间小屋。格局已迥然不同的小店,来往的已不是昔日落脚书店的常客,那些我所喜欢的专注读着书的人们如今已被殷勤招徕顾客的美女所替代,穿梭的是穿着时令的青春男女,让我一时有点眼花。

 

岁月的更迭,时光的变迁,让我们来不及好好地想。那年读到安顿的散文,和她相遇在北京,又忽然消失在网络的两端,直到如今重又在这里把她找到,才发觉我们都已成为孩子她妈。尽管如此,却是熟稔的朋友不能淡忘的亲切,其中夹杂的许多欣喜与失落,焦急与沮丧,都只想说:别来无恙。

 

偶尔会觉得颈椎难受,是那种挺明显的难受。排斥医生的我还是找到了医生,他惊呼我的筋(该这样表述吗,我不确定)早已没有弹性,警告我要注意这注意那,叮嘱我要做理疗。我吃惊不小,想想也是,十多年泡在网上,我该落得如此下场。于是迅速缩短上网的时间,能不逗留就不逗留。

说来也怪,这样一来,忽然多了点时间来发呆或沉思,哪怕有的时候什么也不想,或者什么也没想出来。我又有了写信的冲动。跑到店里,我遍寻不着我所钟爱的信纸——在我年轻的时候,我是喜欢收集信纸和小小的卡片的,如今似乎再也找不到那些东西了。

回家翻箱倒柜,终于找到几张过去剩下的,拿起笔来写了信,虽然是给同在市区的朋友写,却也觉得一种久违的很小心的幸福。用笔来写,其心意之虔诚绝不是电话短信可以取代的。

——落笔后,我沙沙写下:别来无恙。

 

有一首歌也叫《别来无恙》。怀念过往的事和人,惦念经历的人和事,也许有那么一句话在彼此的心里都是呼之欲出,那还是:别来无恙。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