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啪啪响的博客

福建泉州师院附小08级1班网上的家。

 
 
 

日志

 
 

【转】培养终身读书人   

2009-04-07 22:05:24|  分类: 家长面对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书的重要性人人皆知,但我依然要再次予以强调。很多老师都读过美国吉姆·崔利斯所著的《朗读手册》,让我们来看看他是怎么说的———

     82%的受刑人员都是辍学的学生。

     低识字率阶层中的受刑人员,是一般人中受刑人员的两倍。

     60%的受刑人员是文盲……

     为什么这些学生会辍学离校呢?因为他们不会阅读———这影响到成绩单。改变毕业率,就改变了入狱率,也就改变了整个国家的风气。一个国家的高中毕业率愈高,入狱人口就愈少。

     因此,由常识可知,阅读是消灭无知、贫穷与绝望的终极武器,我们要在它们消灭我们之前消灭它们。一个阅读不够的国家见识不多;见识不多的国家,人民在家庭、商店、陪审团与投票所都会作出糟糕的抉择,而这些抉择终会影响整个国家———无论文盲与非文盲都会深受影响。

     学校的教学目标应当是培养终身的阅读者———在毕业后的人生中仍然坚持阅读与学习。但事实的真相是,我们只培养出学生阅读者———只为了应付毕业而阅读。如此一来,大多数人几乎很早就不再读书了。

     托马斯·杰逊曾描述过这样的危险:“在文明的世界中,如果一个国家想要在无知的同时获得自由,这种期盼以前没有实现过,以后也永远不会实现。”

 

    我们听说日本的商界都要研究《孙子兵法》,我们听说日本的儒商是一手拿算盘一手捧《论语》,我们还听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汤川秀树是从小背诵《庄子》的———这些都令爱国的人们兴奋莫名,仿佛这些能够证明21世纪是世界向东方文明首先是向中华文明学习的世纪。如果天真到了这种地步,那是怎样一种不可救药的盲目自恋。正确的思路应当是:想想同样的《孙子兵法》、《论语》、《庄子》,为什么竟没能拯救老大中国免于落后挨打的命运;想想《孙子兵法》、《论语》、《庄子》对于日本文化是怎样一种外来的必须的补偿———于是我们抑或可以悟出:在努力发掘自家好东西的同时,我们也要向别人汲取我们自身先天缺乏的东西;在我们需要拿来的诸多好东西当中,首先需要拿来的,乃是人家那种毫不客气的“拿来主义”。

     母语不是名花,不是文物。有前途、有生命力的母语从来都在建构发展的路上行走着,在与各民族文化交流摩荡的过程中成长着。一旦停止了交流与吸收,母语就走进了死胡同。关于这一点,我们从今天充斥在我们生活里的许多日常用语中就能得到印证!看看下面这些在我们心目中最为纯正的中国词儿吧,它们都是来自佛教:世界、实际、觉悟、实相、净土、彼岸、因缘、方便、究竟、烦恼、解脱、众生、平等、唯心、天女散花、现身说法、天龙八部、井中捞月、五体投地、三头六臂、功德圆满、心猿意马、唯我独尊、拖泥带水、隔靴搔痒……从东汉开始的佛经翻译、佛法东传,在极大地丰富了汉语词汇的同时,也为汉语注入了新鲜的元素。

     唐诗繁荣的原因,不是中原儒士的固守耕耘,而是泱泱大国的海纳百川。“葡萄美酒夜光杯”、“胡琴琵琶与羌笛”为我们送来的,是大异中土的风俗人情。“君不见走马川,雪海边,平沙莽莽黄入天。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岑参《走马川行奉送出师西征》三句一转韵的奇特节奏,更在千秋百代之后,依然新鲜如昨地为子孙传达出“胡旋舞”那朔风暴雪般的遒劲与律动。

     因此,我们今天倡导经典诵读,在让孩子吸纳传统文化精华的同时,特别要避免那种食古不化,特别要避免阅读取向的单一化。

 

   笼养的天鹅,翅膀硬了不再会飞。骨头坚硬了再学是不可能的。在学前,由于孩子家庭教育背景不同,父母的教育素养不同,同一个班级的孩子,他们为学习所做的学力准备也各不相同,所以在一年级,教师第一要做的就是培养他们的阅读兴趣。因为这是一个不容错过的特殊敏感期。

    托尔斯泰说:5岁的我到今天的我,只走了小小的一步;从刚出生的我到5岁的我,中间走过的道路则是我不知道的漫长和遥远。

     遗憾的是,6岁之前的事情我们老师管不了——孩子属于家长,但6岁之后我们就绝对不能错过了,一旦错过,很难弥补。

     苏霍姆林斯基发现七八年级的一些学生基本没有解题能力,在那里痛苦无望地捱过一课又一课、一天又一天。经过观察,他发现,这些高年级学生真正缺乏的,不是学习数学、物理、生物的具体本领,而是阅读理解能力。

     于是,苏霍姆林斯基把这些七八年级的学生当作是一二年级的小孩子,从头开始,培养他们的阅读能力。

     事实的结局让苏霍姆林斯基震惊万分:同样的时间过去,同样的努力付出——大孩子阅读水平的提高远远不如小孩子;大孩子的阅读热情及感悟能力也远不如小孩子。好像他们大脑里主管阅读理解的那一部分已经功能萎缩。教师的劳动好比播出的种子,小孩子是一片疏松的热土,大孩子却是一片板结的硬地。

     于是苏霍姆林斯基感叹:原来,阅读能力的获得与增长,是与人脑的生理发育过程密切相关。同一个符号世界,在小孩子眼中明亮、美丽、新鲜,在大孩子那里却是一片遥远的模糊——只因为,他们也曾经照临文字的神奇之光,但没有人帮助他们在那个特定的时段好好把握——他们没能沿着光所指引的方向前行。

     人误地一季,地误人一年。很多事情,错过了就长久地错过了。

     因此,我们的经典诵读要从一年级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